首页 -> 天行健 -> 游记

旧文 - 冬趣

2016/01/22
457  |  0

有空,翻理过去的信件,看到了这篇写于三十年前的杂文,用的还是北京医科大学校刊编辑部稿纸。那时我们刚毕业,我在北医人民医院工作,太太在北医病理生理读研。那几年写下不少小文,原稿留下来的不多,这是其中之一。既然这样,一字不改(错别字也不改)打印下来吧。留个电子记录,也回味一下曾经年少的我们和北京玉渊潭的冬天冬趣!

冬天的情趣-1986年11月16日----

星期天,我们骑车去玉渊潭寻趣。

初冬的天空,蓝旺旺的,很远,很阔;空气则是冷峻的,冰凉凉,人呼吸着这种空气,觉得无比的畅快。公园里十分清静。游人很少,没有了春天的花香和夏日的喧哗。河沟旁,有几位不慌不忙的垂钓者,一式的中式大棉袄,头上则是各种各样的帽子。每个人的身旁还都有着一位或几位助兴者,手抄在衣袋里,鼻子冻得红红的,却不肯离去。

我们沿着湖边铺满落叶的小径向前行。车轮从落叶上碾过,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微细柔软的触觉。湖水静静地,如同一面巨大的宝镜。靠边的水面,已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随着微微的潮涌颤动着,在阳光下晶莹莹,亮闪闪的,显得很美。我们来到水旁,俯下身来,轻轻地捧起一块冰片放在掌心,顿时,冰冷的水珠便从指缝里滴下去。而一种让人异常兴奋的凉意却随着血液通道直抵心窝。我不禁说出:“冬天来了”,她也点点头说“是啊,冬天到了。”

公园的数十只游船已被人们推到了岸上,杂乱地倒扣着,全无章法,颇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凄凉意味,让人很难想像出,不久以前,它们还在游人的操驶下,发出轻快的声响,在湖面上骄傲地划出道道欢乐的波纹。一个银发苍苍的老者,端坐在一边的长椅上,静静地看着这些被冷落和遗忘了的小船,好长一段时间,一动不动,就象一尊雕像,嘴里却似乎在吟咏着什么。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几个清洁工人正在焚烧着一堆衰败的落叶。火苗很弱,软软地贴着地面,发出低低的“嘶嘶”声;烟却很浓,灰白的烟柱向空中散去。烧完了,她们又把灰烬扫到的路旁的树坑里。。。而此时湖面依然是静静的。我们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看着,看着,我们的心境忽然沉闷起来,非常非常地沉闷。

于是我们又去了儿童游乐场。孩子们正在这里玩着各种游戏。草坪上,一个小不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小羽绒服,帽子包得严严的,正张着小手,笨拙地走步,然后又蹒跚地跑了起来。一个年轻的少妇在后面看着。忽然,那小不点一下跌倒在地上,身上沾满了土。他咧了咧嘴,那少妇便赶紧地把他扶起来,“宝宝勇敢,宝宝不哭“,小不点就真的不哭。胖胖的脸蛋上挂着两滴泪珠,又起步了。看到这一幕,她说:“春天也快到了”,“是啊,春天快来了”,我说。

我们就这样走了一会,觉得并没有寻到什么。天又很冷,手都僵了,也没了照像的兴趣,于是我们往回走。快到公园门口,见一堆人正在围观什么。透过人缝,我们看见了几位衣着入时的青年正在争吵。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各不相让。嘴里不时吐出“你他妈的。。。”“我X”等让人不堪入耳的骂声。。。

回来的路上,我们的心里都感到很沉重。谁也没有说什么,天竟也慢慢的阴了下来。。。

(2)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0人参与 | 0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