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严谨求实病生理

2016/09/22
3810  |  1

近期网上看到几篇有关中国和美国抄袭论文, 科研做假的文章, 心里郁闷, 不自觉地就回想起了1989年的夏天。

 

那个夏天, 北京不安宁,满城风雨。  然而北医校园内的病理楼却仿佛与外界绝缘, 绿树葱葱,遮掩着三层红楼,俨然一片科学的桃园仙地。

 

就在那个北京的夏天, 在那栋北医病理楼里,李兆萍通过了她的论文答辩, 成为了北医文革后病理生理专业的第一个博士。

 

从大学最后一年被确定免试攻读研究生开始,李兆萍在病理生理教研室学习了四年。 这栋红楼里装载了她人生最美丽最快乐的时光。

 

实验室里,她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悬挂在灌流装置上的大鼠心脏,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她。 恋爱中和新婚后我们如此消磨很多的周末和夜晚。

 

在少肉的年代,实验中被宰杀的老鼠和兔子,剥皮去骨,加盐加水,就变成了电炉上铝锅里招待好友的美味。

 

那时的北医病理生理,充满了浓浓的学术气氛。  李兆萍的导师苏静怡先生是教研室主任,同时也是中国病理生理学会理事长。  其他老一代教授有伍贻经,董超仁,王志朝,中青一代有唐朝枢,韩启德,王宪,吴立玲等,兵强马壮,成果频出。

 

非常时期,答辩那天学校派不出车。 答辩委员们大多骑自行车或乘公交车准时赶到。 苏先生主持了答辩会,答辩委员有时任中国生理学会理事长, 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生理学泰斗王志均先生,  以及张席锦先生, 汤健教授, 严仪昭教授等。

(苏静怡先生主持答辩会)

 

小会议室很简陋,坐满了人。 长桌上铺了白色桌布,墙上贴上了“北京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博士研究生论文答辩会 1989”的横幅。  答辩委员面前摆放着热水瓶和瓷茶杯,还有解暑的北冰洋汽水。 身着大红外套,兴奋紧张的李兆萍使用的是幻灯机和电教室帮助制作的幻灯片。

(答辩中的李兆萍)
(答辩后病理楼前合影。 左起: 张席锦先生,李兆萍,王志均先生,苏静怡先生,唐朝枢教授)

 

博士论文是由我们两位好朋友董庆张拓红争分夺秒义务手抄的, 偶尔还有我的笔迹。 抄好后由北医印刷厂复印数份,再加上铅字排版金色油墨印制的硬皮后装订成册。

 

读研期间, 在苏静怡先生和唐朝枢老师的指导下,李兆萍发表论文24篇, 其中10篇是第一作者。 还有17篇被接收待发。 其博士论文“钠-钙交换机制在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中的发病学意义”发表在1990年的《中国科学》杂志上,并在1991年7月荣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三等奖。

(博士论文)

 

毕业后,李兆萍留在病理生理教研室短暂工作。 经王志均先生和苏静怡先生推荐,于当年9月来到UCLA (洛杉矶加大) 心血管分子实验室,在Kenneth Philipson 教授指导下接受了近5年博士后训练后于1994年开始了她的临床生涯。

 

无论是做科研还是临床,在北医受到的教育和训练让李兆萍得以在坚实的基础上和其他世界顶级高校的毕业生们平等竞争,时常超前。

 

“勤奋,严谨,求实,创新”

 

往事如细雾, 清甜且净纯 多年以后,再忆北医八字学风,再忆八十年代在北医期间的美好时光,我的心中充满了对那些德高望重, 名扬国内外, 却朴实无华的科学大家们的敬仰和钦佩。 回过头来,也更加觉得那些认真求学, 心无旁骛的年轻学子们是那样的可爱。

(正在专注进行心脏灌流实验的李兆萍)

(邓乔健)

(31)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1人参与 | 1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