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游记

人佛合一九华山

2017/06/18
7692  |  8

久慕九华山,上周到此一游。

九华山,古称陵阳山,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是地藏菩萨的道场,也曾位列道教的“七十二福地”之中。 山在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境内,素有“东南第一山”之称。 传说因唐朝李白《望九华赠青阳韦仲堪》诗:“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而更名为“九华山”。

太白因山美而赋诗,山因太白诗美而更名。 传说和天成神韵,让九华山清丽脱俗,自成山水画卷。

 

我们周四晚上乘车抵达九华山时,天色已黑。  餐后入住由江总书记题写店名的“聚龙大酒店”。 当地朋友叮嘱我,“明晨早点起床。 路对面就有大雄宝殿,可去上个早香”。

群山怀抱,空气凉爽湿润。 一夜好睡。 窗外蒙蒙亮,我信步走出酒店。  第一次近距离领略九华山风采。 清晨,薄雾缭绕,群峰争秀,树木葱葱;山中有高塔和名刹古寺,风中传来晨钟经诵声。

 

脑子里想着朋友的叮嘱,我越过酒店前面的马路,向路人打探何处上香? 被告知左行,上台阶即是。于是就走上了陡峭的台阶,走上了不知去处,不知终点的台阶,在万鸟和鸣,山风清凉中登爬;直到半小时后,才看到路标上的标志 – 百岁宫500米。汗水陪伴,风景陪伴,信念陪伴,我一个人到达百岁宫。 因为时间尚早,不对游人开放。 我随口念出:“朝拜百岁宫,门闭我心诚。 九华聚佛境,千阶稳步行”。 转身下山。

几小时后,和友人乘缆车二访百岁宫。 得以入门,请香,燃香,上香,磕拜。在这里看到了民国大统领黎元洪题匾“钦赐百岁宫,护国万年寺”,瞻仰了无瑕(应身菩萨)肉身。无暇圆寂于天启三年(1623年),享年110岁,世称百岁公。其生前在此修炼,以野果为食,用舌血和金粉,费时20余年,抄写《大方广佛华严经》,计81卷,至今保存完好,为国家文物一级藏品。无暇圆寂三年后,朝廷钦差来山进香,夜见霞光,因起视之,见无瑕结迦趺坐,面色如生。于是将肉身涂金保护供奉,明思宗祟祯三年(1630年)敕封无瑕为“应身菩萨”。 原寺几经毁损,道光六年(1826年)重修,十九年(1839年)扩建,名为“万年禅寺”,而因其供奉的无瑕和尚肉身,因此也名百岁宫

 

九华山以地藏菩萨道场驰名天下,享誉海内外。公元719年,新罗国(韩国)王子金乔觉渡海来唐,卓锡九华,以“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苦心修行75载,99岁圆寂,因其生前逝后各种瑞相酷似佛经中记载的地藏菩萨,僧众尊他为地藏菩萨应世,九华山遂辟为地藏菩萨道场。

肉身宝殿原名金地藏塔,俗称“老爷顶”。 始建于唐贞元年间,原为3层石塔,又名“”地藏坟”。因塔墓之地曾现圆光,后人名此地为神光岭。至宋代始建塔院,明代塔院建殿,以殿护塔,规模宏伟,后历代均有维修。目前建筑是1993由住持僧圣富按原貌重修,同时还复建塔北的钟、鼓二楼。据传金地藏肉身就在该塔底,又传佛教僧众每60年打开一次地宫,探视地藏灵迹,且添油进香。

唐人费冠卿在《九华山化城寺记》中记述了僧地藏肉身置石函中,三年后开缸”颜状如生”,佐证了地藏肉身的存在。 另一唐人一夔《金地藏塔》诗云:“渡海离乡国,辞荣就苦空。结茅双树下,成塔万花中。”

 

九华山佛教是弘通世俗,导化、融合儒道的产物。  从地藏菩萨始,这里产生了了15樽肉身高僧 (现保存有5樽)。他们生前都是凡人,长期修行后得道,圆寂后肉身不腐。 人佛合一,人即是佛,佛也是人。

 

除了前述的地藏菩萨和应身菩萨(无瑕禅师),我们还在通慧禅林拜谒了仁义师太肉身。

仁义师太(1911年-1995年)是现代比丘尼。她俗名姜素敏,原籍辽宁沈阳,家境富裕。  她读私塾,学琴棋书画,后来学过中医针灸,加入过志愿军,并赴朝参战三年。

姜素敏自小就经常偷偷到附近庙里听和尚诵经,十几岁能熟练背诵《心经》、《大悲咒》。 她于1940年秋到山西五台山,在显通寺首度落发出家,取法名仁义。1982年再赴五台山,在塔院寺受具足大戒。1983年仁义法师朝礼九华山,先后住甘露寺、菩提阁等庙最后住通慧禅林,并变卖家产倾其所有修复寺宇。

在九华山期间,她施医送药,诲人不倦。1995年4月,仁义从五台山返回九华山通慧禅林。同年11月28日晚七时圆寂。享年85岁。往生前叮嘱后事不要排场,不要火化。3年零2个月后,弟子打开风吹日晒的坐缸,见仁义师太端坐缸里,黑白相间的头发长出寸余,牙齿完好,皮肤毛孔清晰,身体尚有弹性,入缸十指相向的手势已有变化,右手稍抬高作捻针状,这是她几十年来为病人扎针的姿势。

仁义师太是中国佛教史上出现的首尊比丘尼肉身,现肉身涂金,供人朝拜。

 

化城寺是另一处尚存的古迹。寺前有放生池,南对芙蓉峰,北依白云山,化山为城,是四进院落式建筑。

 

九华山的净洁精舍也是必访之处,这里是常洁师太生前的修行地。世人传说此庙的签很灵,是九华山第一签

导游给我们转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原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早年曾问道常洁师太,被告知仕途可连升三级,唯不要求婚姻。  虽然常洁师太已在去年圆寂,我还是静心磕拜,求取一上上签 “举网即得鱼,张弓射中禽。 凡谋皆顺遂,但愿有粗心”。 师傅道贺开释后,明码报价1000元。

 

因缘所致, 此行有几位八零后朋友同游。 看他们时而快乐自拍,时而虔诚拜佛,时而应答工作电话,竟不觉有代沟存在。 一路欢语嬉声,让九华山这一莲华佛国更平添了几分年轻,几分妩媚,几分挺拔,几分人情。

 

有公务安排,午后我们不得不离开九华山。李白《望九华赠青阳韦仲堪》诗下半首有这样两句:“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摇下车窗,我几度挥手,几度回首。 时光冉冉,再见九华山。

 

后记: 周六自合肥飞北京飞机上,国务委员杨洁篪先生就坐在我的前面。 途中在他和随从人员的闲聊中,我几次听到了金乔觉,韩国,地藏菩萨等字眼,想必他们心中也有座九华山。途中我没好意思和这位大领导打招呼,只是起身下飞机时偷拍了一张他的身影。

 

(2017年6月17日写于北京返回洛杉矶万米高空上)

(首发:医桥健道。 邓乔健)
(50)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8人参与 | 8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