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三角 -> 医改

药品价格

2016/03/16
916  |  0

药品价格是美国总统竞选中的大话题

在美国,每年的医疗卫生服务开支超过三万亿美元,其中约10%花在药品上。

美国大众对于药厂的怨恨由来久之。近年来随着药品价格的高速上涨,以及医保公司和雇主们为了缩减医疗开支而不断提高病人的自付额度,民众对药品价格越来越敏感,反药厂情绪也日益加深。而一些唯利是图的药物公司以人命要挟,任意定价,更是火上加油。研究表明,过去十五年,美国新抗癌药品平均价格翻了5-10倍。在2014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的所有新癌症治疗药物价格都超过了年均12万美元。而臭名昭著的前美国图林药物公司(Turing Pharmaceutical)的CEO马丁·舒克雷利(Martin Shkreli)更是因为一夜之间将其垄断药物达拉匹林(Daraprin,一款可帮助艾滋病人治疗寄生虫感染的基础药物)的价格从每粒13.5美元上调至750美元而变成了全民公敌。

正因与此,民主共和两党主要候选人都把痛批药物公司做为他们讨好选民的手段之一。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把马丁·舒克雷利比喻为“你能想象到的最讨厌的约会者”,并在佛罗里达州推出竞选广告,矛头直指“掠夺式(predatory)”定价的药物公司。共和党的鲁比奥则把药物公司惯用的定价做法称为“利欲熏天(pureprofiteering)”。共和党另一候选人特朗普对选民保证,如果他当选,他将允许联邦政府的医疗照顾(Medicare)机构和药物公司们谈判价格。他的这项建议也得到了民主党的希拉里和桑德斯的支持。

在加州,今年秋天的选票上会有一个限制加州政府可以支付处方药价格的特别条款。目前,药物公司们已经投入了四千多万美元来试图阻止该条款的通过。

除了政客的选举考量,在希望控制药物价格上,医保机构,医生,雇主和工会组织的立场都是一致的,并做了大量的努力。即使如此,专家们认为药物价格,尤其是那些用于治疗稀有疾病(如血友病)和重大疾病(如晚期癌症)的特效药物价格仍然会持续上升。“药物公司们意识到了这个领域是聚宝盆”。

对于药物公司来讲,他们行之有效的辩护是1)人的生命是无价的;2)如果强行限制价格,药物公司将会停止对新药的研发。而他们的策略是花巨资游说那些掌握政策制订权的政客和民意代表们。

病人是无奈的。对很多经济状况不好的病人来说,他们要么停止用药,从而使病情无法缓解甚至死亡;要么就是把所有的钱都用在药费上。

(0)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0人参与 | 0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