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当年北医跃进厅

2017/09/02
72470  |  235
(谨以此文献给我当年北医的老师和同学们,献给我当年的北医领导和同事们,献给我那些曾经在当年跃进厅里入学,吃饭,开会,唱歌,跳舞,看电影,恋爱,牵手,毕业的北医校友们!---  医80-4班 邓乔健)

(当年跃进厅全景,网络照片)

 

九月一,开学日。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在北医跃进厅里徘徊,在当年的北医跃进厅里徘徊。 

 

想念跃进厅久矣! 以至于我在过去两年内进过几次跃进厅。 主人都是老北医,老朋友,老同学,安排我在跃进厅吃饭是因为他们懂我这个海外游子对母校,对跃进厅的眷恋。

然而当下这个有楼道电梯,有大餐厅,有小包间,有彩印菜谱,有现成碗筷,有穿着制服的服务员来回穿梭点菜收钱的多层建筑物怎么会是跃进厅? 怎么可以叫跃进厅?主人很热情,饭菜很可口,但每次离开时萦绕我心中的却是找不回当年跃进厅的失望和失落。

 

19809月新生入学在跃进厅报到起,到19911月我离开北医来洛杉矶止,当年的北医跃进厅是我生活中最重要,最依赖,最充实,最快乐的地方; 当年的北医跃进厅见证了我的稚嫩,我的恍惚,我的好奇,我的莽撞,我的友情,我的恋爱,我的成就,我的不舍。 当年的北医跃进厅融进了伴我终生的青春记忆。 

不知道当年的跃进厅始建于哪一年,应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大跃进时期的产物吧。 也不知道是谁给它命的名。 外表看,它就是一座超大超高的拱顶大房子,南北长,东西短;里面空荡荡的,没有空调,没有装饰,夏天热,冬天寒。 但当年这个大房子可不简单,它是北医校园的命脉和心脏,它是食堂,是影院,是剧场,是舞厅,是大会堂! 

(1982年秋和同学在跃进厅南门外合影)

 

当年跃进厅有南大门和西大门。 西大门进去,两旁是几排水龙头和接水池,供大家洗手和饭后洗碗。  还有一些记不清颜色形状质地的架子,可以把饭盒留在架子上。 

那时跃进厅不提供餐具,因此大学生的标配除了书包之外还有兜。  饭兜一般是用毛巾缝制而成,里面是家里带来或小卖部买的搪瓷或金属饭盒和一把不锈钢勺子。这些饭盒一般都有盖子,饭盒盛菜或粥,盒盖放主食。 如果要有朋友或家人来访,需要请吃饭,就得借用其他同学的饭盒了。 随身携带的饭兜饭盒还有另一功能,在老师忘了下课时,总有些同学的饭兜会不小心掉到地上,发出响声来起到提醒作用。

 

跃进厅内部应该是分了三个部分,每个部分由两层台阶(?)分开。 南门进去最高,依次下降,最北面是舞台。大厅是水泥地面,摆放着很多残破的大方桌 (似乎开始有凳子,后来就没了),大家就围着桌子站着吃饭。 

跃进厅的东侧是厨房和十几个售饭售菜窗口。厨房很宽敞,通过窗口可以看到炒菜的一口口大铁锅和一柄柄大铁锹,在燃热的夏天,师傅们挥动大铁锹,汗珠不停地掉在大铁锅里,汗水混杂油盐酱醋,就形成了跃进厅里飘荡的特殊香味。  每天开饭前,窗口上方挂出小黑板,上面师傅们用粉笔写上菜名和菜价。 饥肠辘辘的学子们成群结队地涌向跃进厅,涌向不同的小窗口,递上饭票,期待着师傅的笑脸和勺子里多一些的饭菜。 

 

八十年代实行票证制,每个学生每月分配面票和米票,用现金购买食堂的餐劵。 跃进厅的饭菜花样不是很多,主食一般是炸油饼(早餐),馒头,花卷,米饭,肉龙,和包子,常见菜有干烧肉,炖排(颈)骨,肉炒扁豆,鸡蛋西红柿,木须肉,肉炒蒜苗,醋溜白菜,辣子土豆片,土豆丝,烧茄子等等  菜的价格最便宜的五分钱,最贵的三毛五。说起包子,当时我们同学中流传着这样的笑话,叫“一口没吃着,两口没吃着,三口过去了”,是指包子里基本没肉。除了干烧肉外,比脸还大的炸油饼应该也是当年北医人的最爱。 七分钱一个,加一碗米粥,就是早餐。 

(当年跃进厅使用的餐劵,医93乌松雨提供)

 

南大门进去两侧有不为人注目的小门。 小门平常是锁着的,门后有狭窄台阶通向上面的小阁楼,小阁楼里摆放着电影放映和跃进厅内音响控制设备。 当年北医大喇叭里播放的各种流行歌曲如“渔家姑娘”,“外婆的澎湖湾”,“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等和每天的校园广播也来自这个小阁楼。 在这里工作的是学校宣传部张质老师领导下的小马和老王,还有一些学生广播员。

 

周末舞会是当年北医跃进厅的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

位居海淀区学院路,周围的高校里,唯有北医校园内红花繁于绿叶,女生多于男生。 这独特的,不被北医男生珍惜的美女才女资源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来北航,钢院(北科大),清华,北大的男生们。引用一位同班女同学的话:“北医男生被美女医生护士围着,才是真正的迟钝。明着暗着送多少秋波都无动于衷。那些清华男生一个眼神就过来了。”

跃进厅舞会由校团委统辖,轮流由校,系团委,学生会和其他学生社团举办。  一场舞会一般可以卖出五。六百张票(票价一元),主办者也总会用板车拉来几箱北冰洋汽水和北京酸奶,放在装满冰水的桶里加价出售 (最近偶遇一位95级学妹,据她说后来舞会与时俱进,最赚钱的是倒卖玫瑰花,七毛进,十元出)。  一个晚上,去除乐队,音响,保卫和其他工作人员开支,主办者多少都会有些收入。 这些收入,就进了这些学生组织的“小金库”。

可以说当年北医跃进厅的舞会,是很多北医校园文化活动的资金来源,更成全了数不清的校内和校际好姻缘。而当时团委工作的好几个同事因为经常要代写周末舞会广告,都练出了一字书法,个个提笔都能写出飘逸挥洒的字。直到现在,给我一支大号毛笔,我随手写出的第一个字一定会是“舞”。

 

跃进厅的舞台应该算是跃进厅里面最讲究最高档的了。 舞台不是很大,但有当时很完善的灯光照明和声响,有后幕,侧幕和前面的紫绒大幕。舞台一侧还有演员化妆间。当年的跃进厅舞台上,有一年一度的开学毕业典礼上的校领导(当年我敬重的校领导有马旭,彭瑞聪,曲绵域,王德炳,徐天民,程博基,杜嘉琪,曹瑞,马熙允,刘波等; 刘波就是名著“林海雪原”中小白鸽的原型)和师生代表,有新生文艺汇演,五四文化艺术节和校园歌手大赛的学生演员,有外请的德高望重的艺术家 (如李德伦,李光曦,赵子岳,刘洋,王景愚等),有初出茅庐的专业歌手(张暴默,景岗山等)。 当年这个舞台上的学生报幕员亚宁后来成了中央电视台知名的主持人和节目制作人。 

在这块舞台上,中国男排全体队员接受了签满北医人名字的绣有‘卧薪尝胆,再振中华’的锦旗,并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上获得了冠军。  

在这个舞台上,我拿起话筒,和一位来自老山前线的某部文工团女歌手对唱了半曲“十五的月亮”。

(1988年在跃进厅舞台上)

 

跃进厅看电影也是当年北医人都经历过的,自带宿舍里配备的小方凳,边看边嗑瓜子,边看边聊天。 动情处,边看边抹眼泪。

 

当年的跃进厅里,1985年秋季的一天,在人民医院临床阶段学习的我享受了基础医学系80级李兆萍同学肉炒蒜苗的招待,从此爱上了这个菜,爱上了这个人。 

还是在当年的跃进厅里,19881231日午夜时分,从不跳舞的我笨拙地随着乐曲,拥着即将赴美的爱人加入了迎接新年的人群。

。。。。。。

 

消失了,当年北医跃进厅!  

远去了,我的北医跃进厅!

思念是时光旅行,

珍惜是心灵永恒。

一个跃进厅,

一世北医情! 

 

(2008年跃进厅拆除的场景,82级夏志伟提供)
(首发:医桥健道,同语轩。 邓乔健)
(357)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235人参与 | 235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