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亲情

风雨已远去,晚霞正绚丽

2018/09/07
2252  |  3

岳父和岳母在老二全家陪同下出国游玩,其间庆祝了岳母80岁生日。

 

岳父岳母一生小心做人,谨慎行事,也许并不赞成我写这篇文章。  可这些话我无法当面说出,只好付诸键盘。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岳父岳母了解的并不多。 原因很简单,他们很少开口讲自己的事。

 

1985年第一次到家拜访他们时,岳父在潍坊华丰机器厂任办公室主任,岳母是高中数学老师。 一个当时不算显贵可也体面殷实的家庭。 见面后,我注意到他们不露声色,沉默寡言;对来往的人,无论是同事,还是亲友,都谦让有加,极其讲究礼节,与此同时,他们和每一个人又时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家里三个女儿在父母面前也总是小心翼翼的。。。这让从小一直在宽松环境长大的我非常不适应,觉得他们很清高,甚至冷漠。

 

后来,我才从更多的,零碎的交流中知道,他们“成分”不好。 岳父的长辈在旧时代亦官亦商,岳母幼年是资本家的娇小姐。

 

他们的人生在1949年拐了个大弯!

 

那一年岳父的祖父(我们称太爷)和父亲(我们称爷爷)随国民党到了台湾。 岳母更是经历了家人离世,财产归零的悲剧。 高中毕业,这两个在学校一直成绩名列前茅的聪颖少年,因“出身”无缘大学,只能勉强就业,委屈生存。

 

岳母这边的家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也极少听过,基本是空白。

 

太爷和爷爷到台湾后,父子都惦记忠诚着留在家乡的家人,没有再娶,相依为命。 而他们的夫人,也是终生守节,苦苦相望着那道跨不过去的海峡,直到抱憾离开这个世界。

 

庆幸的是两岸开放后的 1988年,我和兆萍陪同激动不已的岳父和姑姑,在北京机场等来了孑然一身回来定居的爷爷。

 

爷爷落叶归根,在潍坊安享晚年,善终后埋葬在他热爱的故土。 在台湾的那么多年,他和太爷如何过活?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没有机会从他那里了解。 爷爷给我们留下的只有一幅他一笔一划书写的朱柏庐“治家格言”。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2010年我们去台湾旅游。 感谢当地朋友的周到安排,岳父岳母在滂泼大雨中找到了太爷的坟墓,在碑前致上了孙辈的思念和敬意,完成了爷爷的夙愿。 老太爷在天有灵,应会欣慰。

 

而我也因此动了好奇之心,开始寻找有关爷爷和太爷的过去。 终于在网上一份长达一万三千多人的“战后政治案件及受难者”名单上,在台湾“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判决书文字档开放目录清单”上找到了他们。

 

他们在台湾居然被调查,被迫害! 爷爷李建人被认定是“匪(共产党)谍”被判刑5年,太爷李子瑾因“知情不报”而被判刑10个月。 案情略述上认定爷爷离开中学后就参加了“匪帮”(共产党)。。。他到台湾后的职业是“政”,查办单位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第六组。

(摘录自台湾网站公布的战后政治案件及受难者名单)

 

历史如此残忍地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在太爷和爷爷因“匪(共产党)谍”在台湾蒙难时,他们的子女在共产党执政的大陆却抬不起头,直不起腰,被无情地剥夺了继续受教育成就大事业的机会。  岳父岳母的天资是那么优秀,直到现在他们机敏超人,过目不忘的头脑仍然让我自惭不如。

 

退休后,岳父岳母移居洛杉矶。 他们坚持独立生活,自尊自律,自给自足。  日常不看电视不打麻将,以学习英文为主,互帮互学,认真练习,其水平早就足以应付填写一般表格,叫出租,乘公交,购物拿药等日常需要。

 

不变的是,虽然三个女儿都很有出息,三个女婿也不小气,但两位老人却不会享受,依然遵循他们一生节俭,不浪费分毫的习惯。

 

风雨已远去,晚霞正绚丽! 敬祝两位老人幸福安康!

 

(30)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