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亲情

为先人迁墓记

2019/04/19
2323  |  1

随着威海逍遥新城的建设,岛邓家村墓地搬迁变成现实。  经高人指点,我们家为先人移墓的时间定在2019年4月10日 (农历己亥年三月初六日)丑时(凌晨1点到3点)。 黄历上说此时段宜赴任,出行,见贵,求财,嫁娶,进人口,移徙,安葬,祈福。

 

 

4月9日上午,威海飘来了春雨,淅淅沥沥一直到了晚上。  虽说“好雨知时节”,“春雨贵如油”,但如果雨就这么持续下去,无疑会给迁墓带来一些麻烦。 全家没人担心,“爸会保佑的”

 

果然,雨到了深夜就彻底停了。

 

11:30,姐夫,我,外甥华巍和侄子邓方从威海家中出发,半夜左右到了村里老家。 随后永顺哥,妮子姐和桂法哥,健子哥,永利弟和他外甥,永泉弟也赶到了。

 

姐夫和我经国峰叔,树财叔门前那条小道去树伟叔家。  这条路我很多年没走,短短几分钟,把我带回了很久的过去。 这大概也是我最后一次走这条路了(听说村里最快四月底就要拆了)。

 

村东这部分基本没变化,只是土路变成了水泥路。  树伟叔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  我们到时,他和“家里的”新强叔,波弟和桥弟正在忙碌着往车上搬东西。  新强叔比我还小一岁,此时此刻却很有长辈的样子。 他头顶着旷工灯,配合树伟叔张罗。 很快摆供用的两张小桌子,大馒头,猪头,鸡,鱼,米饭等供品,和铁锹铁锨就装上了车。

 

树伟婶细心地给每个人准备了戴在身上和车上的红布条。

(老家院外,摄于4月10日凌晨)

 

12点50分,姐夫锁上了老房子的院门,车队开往海边的墓地。村里绝大多数的墓已经在几天前搬走了,这里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了。

 

 

丑时1点整,迁墓开始。  哥公务在身,无法前来。 在上香敬酒依次叩拜后,由我挖头三锨土。

 

下了一天雨,土很松软很好挖。 姐夫事先准备好的探照灯和汽车的大灯起到了很好的照明作用。 海风不小,气温应该也很低,可我一点也没觉得冷。

 

爷爷奶奶的坟堆下只有几块玻璃。  依照树伟叔的指示,我戴上手套,抓起了三把土,装进了新的骨灰盒里。放下一棵萝卜后,简单填平,几人又合力放倒了墓碑。

 

爸的木头骨灰盒经过了八年的时光,基本没有损坏。

 

爷爷,奶奶和爸的骨灰盒用红布包裹后,分别由我,永顺哥和邓方手捧上车,移往龙山公墓。  按习俗车不能进村,所以中间逢村都需要绕行。

(龙山公墓入口,摄于2019年4月10日白天)

 

龙山公墓所在地,是一块风水宝地。  公墓依山而建,周围群山丛岭,树木葱葱,如蟠龙环绕。  公墓入口处有清水池,池旁有“万古长青”四个绿字。  公墓里庄严肃穆,宁静安详。 山头上几根巨大的风力发电柱,更像是一个个忠诚的守墓卫士。

 

爷爷奶奶的墓穴和爸的一前一后,一左一右。 墓穴是标准大小的,由石板围成。  叔伟叔和新强叔按规矩给每个墓穴下面铺上黑布,摆好元宝等随葬物品后,再放入红布覆盖的骨灰盒。

 

因为村里的疏忽,少了一块黑布。 在我们几个大人发愁的时候,华巍想出了用衣服代替的主意。  寒冷的夜空下,邓方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贴身的黑色汗衫。 这件带着邓方体温的汗衫就这样铺在了爸的骨灰盒下。

 

上胶盖上长石板后,再放好已经刻好字的墨黑色大理石墓碑,并以红绸缠绕。 墓碑前放一对白色石狮。

 

摆桌,上供,进香,敬酒后,大家再依次向先人磕拜。 一切仪式结束正好是凌晨3点!

 

---------

过去几十年,我们全家多次搬迁。  每次搬迁都是我们工作和生活中的一次升华;每次搬入的新居都更新更美更舒适。 这次爷爷奶奶和爸迁移到新的安息之地也是如此。九泉之下,他们应该是欣慰的。

 

爸生前经常说“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岛邓家墓地没了,村子也快没了。  以后我们会去龙山公墓看望爷爷,奶奶和爸。

 

愿在先人庇佑之下,我们家人丁兴旺,健康幸福,和谐美满,事业通达!

  (岛邓家老墓地,摄于2018年7月)
(爸的原墓, 摄于2018年7月)
(新墓地 - 左前是爷爷奶奶,正中是爸的。 摄于2019年4月10日白天)
(爸的墓碑近景,摄于2019年4月10日白天)
(12)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1人参与 | 1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