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追忆彭瑞骢老师

2020/06/12
1301  |  0

(此文写于2015年1月彭老师逝世后,略作改动。 --- 邓乔健)

 

惊闻原北京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彭瑞骢老师逝世的消息,心情沉重。 写此小文,以表一个晚辈的感激和哀悼。

 

彭老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北医人! 解放前他在北医求学时是地下党,文革后恢复高考后他担任北医党委书记多年,是中国医学教育的领头人,北医人极其爱戴敬重的老领导,我钦佩仰慕的好师长!

 

和很多同学一样,我第一次认识彭老师是在新生开学典礼上。 而和他第一次面对面接触是在1986年我大学毕业前夕。当时的我热血满腔,决定走从政的不同之路,于是不知天高地厚地给彭书记写了一封信,请求他支持我毕业后去国家卫生部工作。

 

不久我接到学校党办通知去和彭老师见面。记得那天我从实习的人民医院骑车到了北医老行政楼。 彭老师的办公室在三楼,是一个套间,外面坐的是当时的党办秘书,也是我大学一年级的辅导员王常达老师。 她热情地和我聊了几句后把我送进了彭老师的办公室。 一个小时我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年龄和地位的巨大差异让我无比紧张,大概是语无伦次,慌不择言;他耐心地听着我的想法,亲切宽厚地微笑着,还不时点头鼓励,却没做任何有关我毕业分配去向的承诺。

 

几个月后我毕业,被留在北医人民医院做了一名学生辅导员,一年后又调入北医校团委工作。 之后在北医校园工作的四年里,有了较多近距离接触彭老师的机会,得以观察学习他作为北医”一把手”的领导之方和他作为一个长者的智慧和人格魅力。

 

彭老师为人为政清白公正,爱憎分明。 校园里大家都经常会看到骑着自行车的他和路上行走的老师学生们打着招呼。 彭老师的小女儿彭嵋比我低一级,在我给他们班当辅导员的那一年,无论是彭老师还是彭嵋都从来没有就她毕业后的分配或者考研提出过任何要求。

 

记得一次我列席的校领导会议上讨论了几位学者型中青年骨干(包括一位后来的高级领导人)的培养,彭老师充满激情地说,我们一定要给他们创造机会,给他们合适的岗位,让他们早点进入校级干部岗位上。 而另一次会议上,一位副校长提到一位中层干部私自在居住的大杂院里加盖房间,惹起了群众的不满。 一向和蔼的他少见的发了火,提高了嗓门,要求马上作出批评和处理。

 

印象更深的是在八九年春夏期间,他明确要求把学生的学业和安危放在首位。在很多个挑灯开会的不眠夜晚,他仔细地听取着校园内外各种动向的汇报,及时下达指示,包括如何克服各种困难给广场上的北医学生们送蛋花汤和肉包子等细节。 事件之后,他,曲绵域校长和北医的其他领导们尽全力帮助全校老师和学生们尽快恢复正常的工作和学习。

 

1991年我来美国。 在申请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业时,我又一次给彭老师写信,请求他帮助。 没多久就收到了他简短的回复和英文打印出来的推荐信。 我相信他的推荐信对我的录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非常可惜的是当时没有留下复印件。

 

后来在美国和彭嵋见过面,从她那里得知彭老师退而不休,继续骑着自行车往返在城里的家和北医校园,为中国的医学教育事业发挥余热。  再以后回国时想过去拜访彭老师,当面道谢感恩,却总是因不同原因未能如愿。

 

彭老师千古。

(26)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0人参与 | 0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