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坐上高铁去北京-怀念并致敬留在绿皮车上的青春

2023/04/14
4825  |  27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那代坐绿皮火车上学务工参军旅游探亲的同伴们。。。


 

告别了晨风中依依不舍挥手相送的老母亲,姐夫和姐姐开车带我去威海车站。

 

相隔多年,再次坐上火车去北京! 于我是又一次对青春年华特别的怀念和致敬!

长长的铁轨,连结着今天,昨天,还有明天!

 

往事如烟,飘飘渺渺缠绕。

旧时如雾,朦朦胧胧依稀。

(我的兔年纪念版车票)

1980秋天作为新生去北京医学院报到。 一张简朴白纸黑字红印的录取通知书把我这个农村的孩子第一次带到了大城市烟台,见到并坐上了传说中的火车-绿色的,由十几列车厢组成,像一条长龙。 那时已经在山东师范大学求学两年的哥哥有个大学同学家人在火车站工作,带着我们通过铁轨旁一个隐蔽的豁口提早上了火车。火车开动,一声长鸣驶入漆黑的夜幕。 看着窗外偶尔闪过的星星灯火,少年的我脑子里充盈的除了是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的憧憬,剩下的就是坐火车的兴奋。

 

那之后的十个年头,每年冬暑两次,我都要乘坐绿皮车往返烟台和北京(那时威海没通火车)。兴奋和新鲜过去之后,买火车票,坐火车成了梦魇。从北京出发还好,学校一般集体买票,不用排队,座位也有保证。 惨的是从烟台回北京,从老家坐两小时长途汽车后再去火车站窗口,经常是排了长队后终于轮到,满怀希望地要交钱买票时却听到一句冷冰冰的“只有站票了”。 对我来说那时的人生愿望应该包括任何时候不用排队就能有一张带座位的火车票。

 

那时的火车速度慢,停站多。 车轮碾压着铁轨,吭哧吭哧,轰隆轰隆地。 从烟台到北京,即使是“快车”也要接近20小时。 一次一次的往返,让“桃村,德州,天津西,。。。”这些经停的地名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绿皮火车里永远是拥挤不堪的。座位几乎总是满员,过道,车厢连接处,热水炉旁,甚至座位下,卫生间也挤满了人,工人,农民,学生,军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有座位的人悠闲地看着窗外风景,打牌聊天,甚至享受着车上售卖的铁皮盒饭,而站着的人在羡慕之余只能眼巴巴地期待着下一站会有人下车腾出座位。

 

至于绿皮车上的餐车,上中下三层的硬卧和一般需要一定级别才能乘坐的对面上下四个床位的软卧单间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

 

人在低迷之时,非常容易被感动。 一次返京途中,站立了几小时的我两腿麻木,迷糊中忽然看到了车厢乘务员用眼神示意我到她小小的工作间。 那个工作间真的很小,坐两个人就是极限了。可那一刻,它俨然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堂。 坐了进去,我们似乎也没说很多话,她很少坐,不停地在车厢里提着热水壶来回走动服务乘客,提醒着下一个到站。她的容貌在我的记忆里早就模糊了,但只要想起绿皮火车,我就会想起她忙碌的身影和蓝色的乘务员制服。

 

黑暗中,她曾经给过我光明,寒冷中她曾经给过我温暖。我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

(记忆中的绿皮火车)

和爱人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火车上! 严格说是我第一次在校园外见到她并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她当时却没有注意。 那是大学一年级暑假回山东的车上,因为集体买票,山东的同学们都在同一个车厢,她穿一件素色长裙从我身边走过,坐在离我不远的位置。 那一瞬间除了让我知道我们是山东同乡外和后来我们走到一起没有任何关联,但那一瞬间却是我人生中难忘的几个瞬间之一。

 

也是为了她,恋爱后有几次从她家乡潍坊站中途上车,我一改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作风,在车未停稳时就从开着的车窗窜上火车,为的是给她抢一个座位。

。。。

 

今天早晨,一路把我送到车厢的姐夫姐夫一再叮嘱昨天发烧生病的我把座位放平好好睡一觉。刚一坐好,美丽的乘务员马上递上了毛毯,可我怎么舍得躺下,怎么舍得睡觉?哪怕一秒钟都不舍得。 我要用我的眼来看,我的耳来听,我的心来记录和回顾这过去那么熟悉,现在这么陌生的旅途。从威海开始,我贪婪地收集一路风光,一站一站地数着,回想着 - 烟台南,莱阳,即墨北,高密,潍坊,昌乐,淄博,济南,济南西,沧州西,廊坊,直到北京。

 

现代化的高铁真的是很快也很平稳,屏幕上显示时速达到每小时三百公里,放在窗台上的水杯纹丝不动。车厢里温度适宜,空间宽敞,座椅舒适,环境整洁。中午乘务员送来的排骨饭和蛋花汤鲜美可口,到达每一站的时间也不差分秒,站台上没有售货小摊,更没有朝着车窗甚至挤上车叫卖的小贩。。。这一切都和我记忆中的绿皮火车有着天壤之别。

(威海火车站和我乘坐的高铁)

车上我一路看向窗外,在高速行进中找寻着三十多年前的踪迹。曾经破矮零星的建筑已经被林立气派的高楼群取代。绿色的田野也少了很多,处处可见的是高耸的乳白色的风能发电塔柱和扇轮。 而村庄里原来杂乱的茅草屋则变成了整齐排列的红瓦房和二层小楼。

 

淄博站附近那几个粗大的烟囱冒着浓浓的白烟,给了我时光停滞,重回以前的感觉 (后被一位熟悉淄博的朋友纠正,那不是以前我看到的烟囱,而是发电厂的冷水塔)。 而济南站附近的几栋老破建筑物,更是似曾相识。 如今住在这些斑驳旧墙灰暗窗户后面的住户们不知道有没有三四十年前就住在这里趴在窗户上看来往火车的小男孩小女孩们?

 

曾经和现在,你们在楼上看火车和火车上的我,而我在火车上抬头看楼和窗后面的你们。。。

(淄博发电厂冷水塔)

 

京烟线外,绿皮火车还拉着我和年轻伙伴们去过酒泉,嘉峪关,敦煌,南昌, 张家口, 泰安,曲阜,南京,上海和青岛。。。在从内蒙古大草原社会实践后,极度疲倦却精神抖擞的我和青春伙伴们一起留下了我唯一一张绿皮火车上的照片。

(1988年夏天和同伴们一起站在张家口到北京的绿皮火车上)
(2018年五月上面照片中四个人再次合影)

 

三十多年光阴太长,六小时车程太短!  我还没看够,没想透车就到了北京,是北京南站,而非原来的北京站。 到站之前也没了过去那熟悉的音乐声和女播报员悦耳的播报:“列车前方到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北京车站! 北京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

 

很多人知道我念旧,了解我的好朋友说我重情。当然也有人说,人老了,没了进取心时就只能回头看。 我自以为没有老,对人生前程也没有放弃向往。只是当争拼的步伐慢下之后,才有了更多地时间去回顾和思索对我来说什么最重要?财富权位,造福人类,这些我都想要,但是我最珍最爱的是情,是伴我一生的亲情,爱情和友情。 凡是让我起心动念喜爱上的人,地,物,事,便入脑入魂,永不改变。

 

北京我会再来,经常来。 高铁我会再坐,经常坐!

我的那代乘坐绿皮车的同伴们,让我们怀揣留在绿皮车上渐渐远去的青春记忆,让时代的高铁带我们驶往充满诗情画意的远方吧!

(高铁盒饭)

 

(2023年4月13日起于威海到北京的G1086次高铁上,完成于当晚和原北医同事校友聚会后,修改于2023年4月14日早晨,再改于当日飞越太平洋途中 - 邓乔健)

 

(88)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27人参与 | 27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