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特朗普总统的美国,我看到了希望

2017/02/01
1533  |  1

一月二十号,在笼罩全美的凄风冷雨中,特朗普总统上任。 一场给世界带来无数笑料的美国总统大选,从滑稽的“真实秀”变成了影响世界的真实。

24717710

特朗普总统不是我的选择。  去年十月十二号,我朋友圈发过“今年美国大选总统我选谁?”。文中我说出了自己的纠结: 钦佩希拉莉的才干,坚决不认同她的主张;支持共和党的施政理念,却不能想象另类的特朗普和美国总统这一头衔居然可以连在一起(画面太怂!). 于是在总统这一栏,我决定投票给第三人。  当时我还无奈地预测希拉莉会胜出。

上任当日的特朗普,顶风冒雨,一脸凝重。十几天来,他像一台上足发条的机器,在推特,在白宫,在空军一号上,隆隆轰鸣着,和民主党斗,和媒体斗,和邻国总统斗。 继续的不按常理出牌,继续的我行我素,但却坚决果断,干净利索地履行着他竞选中的政见,兑现着他对选民的承诺。

 

十几天来,特朗普总统签署了十几道“总统行政令”。其中主要几项包括:

  • 冻结联邦政府除军队外的所有招聘活动;
  • 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
  • 推进Keystone XL和达科他(Dakota)两项输油管道建设;
  • 要求联邦政府部门“减轻奥巴马医保的负担”;
  • 下令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边境墙;
  • 撤销对收容非法移民的“避难”州和城市的联邦资金支持;
  • 恢复了一项激进的“全球禁令”——“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City Policy),即禁止联邦政府提供资金给支持堕胎的海外非政府组织(NGO);
  • 签署“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今后90天内,暂时禁止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索马利亚、苏丹以及也门7个国家的普通公民入境美国,对叙利亚公民无限期停发签证和停止难民庇护申请处理。

 

毋庸否认,这些政令的每一条都对一些国家,组织和个人带来了负面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影响。但从本质和长远看,我认为作为一个美国总统,他这么做符合“美国优先”,对美国的安全和利益而言,利大于弊。

 

在我看来,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前任相比,最大的不同有这样几点。

第一: 特朗普对美国赖以起家和发家的资本主义真谛领会的深,领会的透。 也许他并没有花时间学习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资本积累理论等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本质及运行规律的学说,但感谢他自己长时间在商界打拼的经历和聪明的头脑,他清醒地认识到美国要重新伟大,就必须回到资本主义的老道上来,而不是像奥巴马/希拉莉那样热衷效仿西欧诸国的社会民主主义。

第二:特朗普在这场残酷的竞选过程中,被传统的政党机器所冷落和排挤。 他只有直面他的选民,更认真地去了解选民们对美国总统这一位置的定义。  他读懂了美国选民对总统这一职位的岗位描述和期待 – 那就是做“美国总统”,而不是“世界总统”。  很长一段时期,过去几任美国总统个人主义膨胀,拿着美国纳税人给的预算,不好好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却热衷于世界舞台的聚焦灯,以军事和颠覆手段强行推广所谓美国价值观,干涉别国事务,重蹈历史上古罗马帝国和大英帝国的没落之路,因而付出了债台高筑,基础民生设施老旧的惨重代价。

第三:特朗普奉行的是“实用主义”。实用主义的核心是“把确定信念作为出发点,把采取行动当做主要手段,把获得实际效果当做最高目的”。 和前几任总统不同,特朗普摒弃了意识形态领域的形而上学,不再一味承担“世界警察”,“政治正确”,“人权”,“环境保护”等的重负,而是把精力和财力集中在给美国民众带来实惠的经济发展上来。

第四:特朗普在当选总统之前从来没有担任过一天公职,他没有受过任何“体制内”的训练和熏陶,没有任何“体制”烙下的框框和限制。 也因此使得他的思维每每出人意料,甚至瞠目结舌,这就是就是所谓的跳出盒子思维 ”(out of box thinking).  韩战以后,前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就成了美国人不变的头号对手,从星球大战,到冷战,再到通过代理国直接开战,美国反对俄国似乎就是天经地义。 也因此投入了大量的军事,情报和其他开支来对抗俄罗斯。  而这位新总统,却旗帜鲜明地向俄罗斯示好,几次公开喊话,并及早与普京大帝通话,要和俄罗斯做朋友,共同打击恐怖活动。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美日韩军事同盟,他也明确表示,美国不会继续做冤大头,哪些盟国为所欲求让美国买单的时代过去了,要获得美国的保户,这些国家必须要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

 

37219043_303

具体到上述“总统行政令”,我无意逐条详细分析具体内容和涵义。 仅就“非法移民”和“奥巴马医改”说说自己的想法。

 

行政令中的“修建边境墙”和撤销对收容非法移民的“避难”州和城市的联邦资金支持都是针对美国数以千万计的非法移民(以来自墨西哥为主)的举措。

最初在听到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修建高墙的主张时,我和很多人反应是一样的,在柏林墙被推倒后二十多年,美国却要建千里长墙,这是逆历史潮流的天方夜谭,纯属竞选噱头。  而在他推出上述两个行政令后,我意识到他是深思熟虑才做出建高墙这一不得已的决定。

美国的联邦政府没有对地方政府的直接管辖权,更没有对地方人事和法令的任免和制订权。  因此即使是联邦政府立法通过了最严格的反对非法移民法律,很多地方州市却可以置之不理,对这些非法移民敞开怀抱,热烈欢迎。  最近几日美国三大城市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的市长都高声保证,他们绝对不驱逐非法移民,不改变对非法移民的各种照顾计划。这就是特朗普一方面要通过撤销联邦资金支持的手段来对这些地方政府施压(这是一个复杂和长期的过程,未必有效),另一方面要建墙来将那些非法移民挡在国境线之外。

不错,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我自己是第一代移民 (特朗普的父母也是移民),任何歧视和反对合法移民的想法和做法都是不得人心的,也会动摇美国的国本。但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该区分“非法”和“合法”。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就是法,而有法必依,违法必纠是现代文明的重要部分。对于那些违反美国法律,以各种手段进入美国的人,一味讲究“人权”,“平等”,不去拘捕,不去驱逐,甚至慷美国纳税人之慨,给他们生活,上学,生孩子,医疗等提供大量福利,只能鼓励更多的非法行为,也让那些遵纪守法的美国民众(包括合法移民)的利益受损,心里不平。

 

对于奥巴马医改,我在十一月十八号也发过一篇文章“从奥巴马医改到特朗普医疗计划”,在文章的结尾,我认为所谓的特朗普医疗计划只是奥巴马医改的2.0版本,我今天还是这样认为。

虽然上任总统后特朗普签署的第一个总统行政令就是叫停奥巴马医改的“减轻奥巴马医保的负担”,但在已有上千万美国人享受奥巴马医改这一现实下,特朗普总统彻底废除奥巴马医改具体条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可以做到的是在今后几个月,在奥巴马医改的基础上,进行一些旨在控制医疗成本,提高市场竞争的修改,然后利用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多数优势,正式从文字上通过特朗普医疗计划,在2018年或者2019年开始实施。

我的感觉是,在新的特朗普医疗计划下,绝大多数目前通过奥巴马医改而获得医保的民众仍然会继续获得医疗保险(而不是回到以前的无保状态),但联邦政府会在资金支出方面设定上限,严格管制,把更多的责任推给地方政府,推给商业医保公司和医疗服务提供者(医院,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机构),同时也打破地方区域之间的界限,让医保机构在更大的范围竞争。

就在今天早晨的路上,广播里报道特朗普总统和大药厂巨头们见面,要求他们降低药品价格,并重新考虑药物的医疗价值和社会价值, 比如说在那些只能延长重症病人几个月甚至是只是几个星期的药物上花大钱是否值得?

 

新官上任三把火,特朗普烧的快,烧的猛。  他以管理企业那种大刀阔斧,讲求效率,不留情面的风格,让世界,让美国看到了他不是一个搞笑演员,而是一个说到做到的CEO,是一个认真落实施政目标的美国总统。

摆在特朗普面前的路是漫长和艰辛的。 首先,虽然行政令具有法律效力,但其有一定的局限,不如国会通过的法律实施范围广泛。而且,行政令不能撤销由国会通过的法律。所以总统行政令本质上是缺乏稳定性的,尤其是下一届总统上任后可以进行修订或直接驳回。其二,美国三权分立的设置,对特朗普是保障,也是监督和制衡;而地方和联邦的错综关系更会让他举步维艰。最后,还要警惕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极端右倾势力(三K党,纳粹等白人之上组织)在美国死灰复燃。

 

新年伊始,在特朗普总统的美国,我看到了希望。

(16)

上一篇:

下一篇:一把值得永藏的小椅子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1人参与 | 1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