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健 -> 随想

约会西城

2019/12/14
4551  |  0

冬天的北京西城,一次跨越30多年的约会。

---北医80-4班  邓乔健

 

 

冬天的北京,早晨7点,东方的朝霞刚刚染红了天际,一轮明月还高悬空中。 天晴朗,风微凉,我一个人迫不及待地行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心里揣着一团熊熊的火。

 

我要去和我多年来朝思暮想的挚爱进行一次亲密的约会。

 

这次回京,入住金融街。 对北京地理已经很陌生的我无意中发现这里是西城区,离西四大街很近,于是留下了时间,下载了高德地图,为这场约会做好了规划。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

就在路上 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

 

十几分钟的路,脑子里念叨着老狼的这首歌。  天空没有飘着洁白的雪花,周六的北京清爽宜人。 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沁人肺腑的空气,瞪大眼睛,一眼一眼看着经过的那些久违了的路牌,路标和的建筑 – 武定侯街,太平桥大街,丰盛胡同,全国政协礼堂,砖塔胡同。 过了砖塔胡同,前面就是我和挚爱的约会地点

 

我的挚爱,我想念的过去的朋友是1983年7月到1987年7月我在北京西城区羊肉胡同98号和北医人民医院所度过的四年光阴。

 

今年早些时候,我因思而想,因想而思,凭着记忆写下了“羊肉胡同98号”,描绘了当年我和我在人民医院实习的同学们所居住的宿舍和情感。 文章结尾是这样几句话:“当年在羊肉胡同98号度过的日日夜夜,经历过的点点滴滴,不管是甜还是涩,经过荏苒岁月的蒸煮,发酵,勾兑和窖藏,已经酿成了一桶陈年老酒。  无论什么时候打开这桶酒,那醇馥幽郁的醉人芳香就会把我们带回羊肉胡同98号,在那里长存着我们青春的身影和脚步!”

 

如今羊肉胡同西头和太平桥大街相交的路口,连个羊肉胡同的牌子都找不到。可我的怦然心跳和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以及不远处的妙应寺白塔都告诉我,到了。

 

站在胡同入口处,我的眼镜变得模糊,是空气里弥漫的寒气,还是我夺眶而出的热泪? 有些颤动的手,轻轻摸触着胡同口那棵熟悉的老柳树,胡同深处,我看到了三十多年前的自己出现在羊肉胡同98号门前。

 

三十多年前的我,一介书生,清瘦单薄的身材,穿着军大衣,围着绛紫色的围脖,戴着仿皮手套,脸冻得通红,好久没理的头发在冷风中卷曲凌乱,停下那辆黑色昆山牌28自行车,却不下来,只是单脚点地一脸不屑地打量着现在的我,一个发福了的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不耐烦地问:“你说你想我了,你说你远隔重洋来看我,为什么?”

 

胡同这头,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再体验一下你的青春朝气,我喜欢傻小子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狂”。

 

三十多年前的我又大声问到:“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找我? 就因为你变老了?”  胡同这头,现在的我迟疑了一下,如此作答:“我不再轻浮躁动,我不再不懂装懂,我也不再故作矜持,我对我的喜爱更加直截了当,我对我的厌恶转身离去

 

三十多年前的我沉默了,推着自行车,无声无息地在前面引路。 于是我们一起从西到东横穿当年曾每日行走的羊肉胡同。 胡同边上停满了汽车,显得更窄了。 两边成排的柳树槐树,冬天里都没了叶子,光秃秃的树干枝条,兀立着耸在那里,却依然傲然和倔强地俯视着年轻的我和现在的我。

 

胡同北侧老宅子似乎大多都还保留着,至少从门面上看。  而胡同的南侧,也就是我们曾经住过的那一侧,则是彻底变了模样。  羊肉胡同98号没有了,98号周围很多门牌号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120号几栋红色高层住宅楼。 羊肉胡同面向西四大街入口处,地质博物馆还在,还有西四地铁站。 年轻时曾看过电影的地质礼堂现在和开心麻花剧场共享一楼,有些滑稽。  传说中的珠宝一条街只有一两家珠宝店在地质礼堂附近。 以前没注意过的羊肉胡同118号大院内不知是何方神仙,门卫很严肃地告诉我不可以照下门牌号 (现在我知道里面的神仙了,但不泄密)。

 

沿西四大街到达阜成内大街,看到了22号通往前门的公交和拖着大辫子的电车。 从一前一后到肩并肩,三十多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走过了西四新华书店,走过了中国佛教协会所在的广济寺,走过了历代帝王庙,来到了我实习和工作过的北医人民医院。印象中宽敞的医院大门实际上挺小的,大门右手我三十年前买过北冰洋汽水和老北京酸奶的小卖部现在是医院挂号处收费处,左手还是门卫。 曾经中国最风光最现代的民国中央医院主体建筑,苍老斑驳,好像已经不再被使用了 (在人民医院工作的学弟告诉我,医院还在使用,只是做为文物,外观不能更新)。

 

走到医院主楼后面,我看到了当年曾经每天上课考试的四层教学科研宿舍楼(现在改建为综合病房楼)和工作(居住)过一年的二层办公小楼 (当时我的办公室兼卧室在二层最东头,窗外就是历代帝王庙)。 小楼里有个卫生间带浴室,那里经常传出高亢的歌声。  小楼里还居住过一位美院毕业,后来从事医学图像的郭老师,周末的时候,她经常敲开我的门,分享她做的美食。  在这里工作一年,得到了当时分管学生工作的副院长(后任北医大校长,北大党委书记)王德炳老师,学办段老师,陈老师,刘老师等的指导和照顾,是一段难得的经历。

 

看着身边悄无声息的三十多年前的我,我难以想象这里曾经是我全部的天地,我眼中的世界。

 

人生朝气蓬勃的四年,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我就走在这里,住在这里,学习在这里,生活在这里。

 

曾经,我苦在这里,忧在这里,乐在这里, 爱在这里。

 

曾经,这里有我可爱的同学们,这里有我可敬的师长和同事们。

 

三十多年前这里是我漫不经心,时常冲动要离去的平平常常。 今天,这里是我挥之不去,看得见却抓不住,挽不回的至情至爱。

 

离开人民医院,三十年前的我看着现在的我,“饿了吧,吃西四包子去?”。 继续依赖高德地图,又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不知何时搬迁到灵境胡同的老店西四包子铺。 人很少,对着一脸冷漠的姑娘我激动地点了三两猪肉大葱包子和一碗馄饨,包子上桌,才发现冻僵的手已经无法支配筷子,只好直接动手。

 

包子变小变黑了,不再是记忆中当年的白面多褶大包子 (有同学指出我记忆有误,西四包子历来都是小的),吃起来还算肉香汁鲜。也有现炸的油饼,可惜我肚子没地方了。

 

吃完包子,我又从东到西重走了一遍羊肉胡同,把三十多年前的我送回已经消失了的羊肉胡同98号。  挥手告别时,于我,兴奋之余,心中有一丝丝的伤感,有一丝丝的空寂,有一丝丝的惆怅,更有一丝丝的不舍。回头,三十多年前的我,还那样酷酷地站在那里,单手扶着自行车,寒风中还是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 是啊,不管我走到那里,不管我变得多老,那个三十多年前的我,连同三十多年前属于我的时光,属于我的世界会永远守候在这里,永远年轻,永远阳光,永远青春。

 

回酒店路上,几个嬉笑的俊男美女匆匆忙忙和我擦肩而过。我真想大声和他们说:“你们知道年轻是多么宝贵和幸福吗?你们知道年轻时的快乐,纠结,甚至痛苦都是一生回味的财富吗?”

 

2019年12月14日,一个没有柳絮白雪飘飞伴随的冬日。 零下4度的北京西城早晨, 天蓝风清,我的约会如此美好。

(羊肉胡同位于西四大街的入口)(羊肉胡同西入口)
(羊肉胡同75号, 和我们98号当时大门相似)(通往阜成内大街的羊肉胡同分支,当时我们从人民医院到宿舍经常抄的近道)    (西四新华书店,清朝皇家建筑)    (阜成门内大街上人民医院隔壁的历代帝王庙外墙)(北医人民医院老楼)(当年人民医院教学实验宿舍楼-现在改建为综合病房楼)(我工作居住过一年的二层小楼,现在用处不详)(人民医院西门拍照的白塔寺)(北京最古老的砖塔胡同和砖塔)(位于灵境胡同的西四包子铺)(西四包子和馄饨,包子一两三个)(清晨月亮下的全国政协礼堂)(羊肉胡同老柳树)(羊肉胡同的地质礼堂和开心麻花剧场)(西四大街上的有线电动公交车)(早晨7点的北京大街)(缸瓦市教堂)(还是羊肉胡同内景)(还是人民医院主楼)(还是羊肉胡同-120号的群体住宅楼包括了98号原址)

 

(87)

上一篇:感恩王志均先生

下一篇:诗一首:白鹭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captcha
0人参与 | 0条评论
按Ctrl+Enter 可以发送

最新评论
请稍后...

扫一扫

医桥健道©2024 www.yiqiaojiandao.com 鲁ICP备15039668号-9